贵州独山对此前遗留的政绩工程等问题切实推进整改

中新网7月14日电 独山县新闻传媒中心官方微信今日发布《独山县切实推进形象工程政绩工程问题整改》,文章称,2019年以来,按照中央、省、州有关要求,独山县新一任领导班子针对此前因盲目举债、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烂尾工程问题,坚持实事求是,按客观规律办事,不断匡正发展理念、净化政治生态、规范决策行为、加强项目管理,切实推进问题整改。

独山县坚持问题导向,深刻反思,认真梳理,加强源头管理, 严格按照“一个项目、一名领导、一个专班、一个方案、一套机制”,通过续建、缓建、转建和压缩建设规模等方式,分类分批推进整改。目前,续建项目已完工18个,在建项目32个,转建项目17个。比如,以原毋敛古城大戏楼、三大庙项目为载体进行转建,招引企业盘活资产。再如,对社会关注的“水司楼”(净心谷大酒店)项目,通过努力,采取市场化运作模式签订合作协议,将于近期进场施工。同时,全县严格落实《政府投资条例》,严格执行《独山县政府投资项目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严格项目审批,坚决杜绝新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

债券交易策略理财积极“降杠杆”

一方面,理财产品固收投资策略以“票息”为主,新券发行利率走低,形成了一批低收益资产,而另一方面,5月以来债券市场下跌,一些产品不得不降杠杆、降久期,避免大幅回撤。

阳光金月添利1号半年度报告显示,该产品在4月积极参与了短端下行机会,并在4月底止盈退出,以极保守姿态迎接5至6月的市场下跌,5月起组合杠杆水平在100%附近,整体久期短,最终成功将净值回撤控制在很小水平。

李奇霖表示,今年上半年理财产品收益率还维持刚性,没有下行太快,但随着2018年、2019年配置的资产逐步到期,负盈利开始兑现,存量高收益率资产越来越少,增量资产收益率较低的情况下,高报价不可持续,因此收益率也慢慢调整下来了。

该团队认为,进入4月份,市场流动性充裕,资金利率下行带动理财收益率下行。但考虑到银行的揽储压力,短期内理财收益率下行速度或将放慢。长期来看,未来随着净值化转型的推进,理财收益率预计会进一步下降。

在4月债券行情较好,5月市场整体下跌的情况下,银行理财产品也在采取措施,抓住市场机会,博取超额收益,同时在适当的时候降低杠杆水平、降低久期,积极应对回撤。

在债券市场利率连续下行的同时,银行业纷纷调整产品业绩基准。

“我们银行没有专业的交易员和投研团队,利率波动的风险比较难控制,所以理财产品在债券投资方面99%都是做票息的。”浙江一家中小银行资管部人士表示。

Wind数据显示,作为代表债券市场价格的指标,中债综合全价指数自5月中旬之后连续下跌,债券交易策略的“赚钱效应”减弱。

华泰证券研究所固收团队认为,理财投资资产中债券占比较高。对于银行理财而言,负债端成本基本不变,而资产端收益率却快速下行,银行投资管理的难度大幅上升。

债券投资是理财资金配置的“重头戏”。从各家银行公布的理财业务半年报来看,浦发银行理财产品配置债券资产比例达38.4%,广发银行理财产品配置债券资产比例达53.42%。

案发后,呼和浩特市公安局玉泉区分局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立案侦查,经缜密工作,确定了犯罪嫌疑人身份,并于11日7时30分成功将嫌疑人抓获。

自2018年,“阳光金月添利1号”已经三次调整业绩基准。2019年1月起调整至年化4.45%,2019年7月起调整至年化4%-4.4%,2020年7月起调整至年化3.7%-4.2%。

以光大理财“阳光金月添利1号”为例,该产品在2018年发行时,业绩比较基准为年化4.8%,每年1月1日、7月1日将根据当时市场利率情况调整基准收益率。

据悉,该案中6名伤者已有3人出院,另3人正在住院接受治疗,其中1人伤势较重。

犯罪嫌疑人刘某兰,女,汉族,1984年出生,呼和浩特市托克托县人,暂住玉泉区远航星河国际小区,无固定职业。经检测,初步排除其酒驾、毒驾嫌疑。

该中小行资管部人士表示:“今年初债券发行利率普遍较低,我们现在对理财产品收益率也有点担心,因为做票息策略,资金端和资产端利差其实不大,如果后续资金利率上升,这批资产可能拉低产品整体的收益水平。”

今年以来,货币市场利率持续走低,配置债券资产为主的银行理财面临“窘境”。

银行纷纷调整理财产品业绩基准

而对于采用交易策略的理财投资经理而言,担忧的则是5月之后的业绩。与大部分债券型基金面临回撤一样,一些采用交易策略的理财产品,也要面临利率波动的风险。

今后,独山县将继续对项目整改挂牌督战,精准调度,建章立制,举一反三,坚持“当下改”与“长久立”相结合,以制度建设巩固整改成果。

多数理财产品采用债券票息策略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表示,今年债券市场收益率有了明显下降,带动生息资产包括非标的整体收益率都出现明显下降,自然而言,理财产品的高报价也无法维持。

相较于货币基金而言,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下降相对缓慢。该团队认为,下行缓慢的理财收益率是银行稳定市场规模诉求和老产品刚兑特征、同质化的结果。仅靠资产端存量高收益资产和信用下沉、加杠杆等策略的支撑仍难以长久,投资者净值化教育任重道远。

今年年初,为对冲疫情影响,央行连续释放流动性,保持资金合理充裕。债券发行利率也随之下行,Wind数据显示,2月至5月,1年期限的固定利率国债发行利率分别为1.8567%、1.8783%、1.1333%、1.2899%,而去年全年利率水平均在2%以上。

除此之外,包括农业银行、邮储银行等银行的多款理财产品,均调整了业绩比较基准,调整幅度在下调10个基点至15个基点不等。

不少银行表示,票息策略仍然是债券投资主要方式。一家股份行理财子公司人士告诉记者,在债券投资方面,该公司产品主要采用票息策略,即将债券自发行持有至到期,而采用债券交易策略,博取超额收益的占比较少,可能不到10%。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