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愈合伤口长疙瘩这种皮肤肿瘤可能癌变

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何蒋勇 摄

日常生活中的磕磕碰碰在所难免,皮肤创伤也是家常便饭。人们的皮外伤一般都可以在一定时间内痊愈,但基本是以疤痕的形式愈合。但是,还有一些人的皮肤组织在愈合的过程中“卖力”过度,出现了高于正常皮肤且形状不一、色红质硬的疙瘩。

病因复杂,预防大于治疗

手术切除是治疗瘢痕疙瘩的主要方式,但单纯切除复发率很高,可达到90%以上,因此通常会联合应用其他方式治疗,如放疗、药物注射等。普遍来讲,手术与放疗相结合的治疗方式对瘢痕疙瘩的治疗效果较好。众所周知,放疗是恶性肿瘤的常规方法,由于瘢痕疙瘩的肿瘤特性,人们尝试用放疗配合手术治疗,事实证明,放疗确可减少瘢痕疙瘩复发。现阶段北京协和医院整形外科多采用此种方式,患者的瘢痕疙瘩复发率可以控制在10%以下。

又痛又痒,还有可能癌变

戴某交代炸药来源时供述,自己在网上认识了河南汝州“盗墓圈”内的胡某,胡某介绍张某,张某又介绍了王某,戴某手中的炸药正是王某自己驾车从河南千里迢迢送过来的。该炸药是用化肥炒制而成,炒制过程中添加了一些物质。因此,其外观和化肥无异,非专业人员难以辨别。

愈合伤口长疙瘩,这种皮肤肿瘤可能癌变

9月12日,办案民警经过缜密侦查获悉,戴某要携带炸药前往镇江盗墓。民警决定收网。当天下午,民警驾车在611省道扬州段设伏,拦下戴某所乘车辆。车上的戴某和尚某见状立即跳下车,向远处逃窜,民警追上去将两人摁倒,并在车内查获大量疑似硝铵炸药的物品和8根电子雷管。

千万别因为“良性”二字而忽视瘢痕疙瘩的危害。良性肿瘤虽说绝大多数不会恶变,生长缓慢,对机体影响较小。但这并不是说,良性肿瘤没有危险。相反,有些良性肿瘤对人体危害很大,必须密切关注。瘢痕疙瘩就是其中一种。

实习记者 于紫月 通讯员 刘晓坤

可别小瞧这些疙瘩,医学上称之为“瘢痕疙瘩”。相信经历过这种“疙瘩”的人都会对那种难以忍受的瘙痒和刺痛记忆犹新。瘢痕疙瘩病因不明、治疗难度大且易复发,一直是整形外科领域中的难题。

“瘢痕疙瘩好发于前胸、后背、耳垂、四肢等部位。”王晓军介绍,现有的治疗方法一般有手术、放疗、药物注射等手段。

“去的地方都有古墓存在,感觉他们像是在踩点、探测,但也没其他大的动作。因为还没掌握炸药的具体下落,我们没有贸然采取行动,以防发生意外。”办案民警陈健告诉记者,戴某等人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行动,持有专业的探测和盗挖装备。

犯罪嫌疑人尚某,筐内为隐蔽性极强的炸药。警方供图

扬子晚报讯(通讯员 岳萍 乐土 记者 陈咏)昨天,高邮警方披露了一起令人震惊的案件:车上载着60公斤炸药,两个胆大妄为的男子从高邮出发,准备去镇江盗挖古墓,途中被设伏等候的民警抓获。警方抓获盗墓贼后,顺藤摸瓜,抓获其他几名涉嫌非法买卖、运输、储存爆炸物的犯罪嫌疑人。

“瘢痕疙瘩是一种瘢痕组织过度增生的皮肤疾病。简单来说,就是皮肤损伤以后,愈合过程不停滞,瘢痕组织向周围正常组织浸润性生长。”王晓军表示,瘢痕疙瘩是整形外科常见的皮肤良性肿瘤。

王晓军团队也在探究其发病机制的过程中,首次证实瘢痕疙瘩组织中上皮细胞-间质转化(EMT)现象的存在,发现瘢痕疙瘩角化上皮细胞处于乏氧微环境下,易导致瘢痕疙瘩侵袭周围正常组织,这一发现指导了临床诊疗手段,可以进行高压氧的治疗介入。目前已有上千例患者接受这种新型治疗方式,瘢痕疙瘩术后的复发率大大降低。

今年6月,高邮警方接到群众举报,高邮菱塘男子戴某非法持有数量较大的炸药。考虑到大数量炸药的危害性,必须一击成功,将嫌疑人和炸药同时查获。警方立即抽调精干警力成立调查组,展开秘密侦查。民警了解到,今年5月,38岁的戴某刚因盗墓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仍在缓刑期内。民警调查期间发现,缓刑期内的戴某很不“安分”,每天十分忙碌,还从外省召集了一帮人往返于该市菱塘、送桥、汤庄等乡镇,行迹十分可疑。

手术为主,放疗化疗为辅

复发率的降低固然可喜,但一分预防大于十分治疗。王晓军建议,有瘢痕疙瘩家族史的人应当引起高度重视;外伤术后处理不当时,自身组织细胞在与伤口处的病菌不断斗争的过程中,引发的炎症会大大增加瘢痕疙瘩的发病率,因此受到外伤一定要及时就医处理。

“瘢痕疙瘩组织又痒又痛,严重时对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影响很大。此外,它还易发感染、破溃,当皮肤溃疡反复发作时,易发生恶变,若不及时治疗,可能发展为瘢痕癌。”王晓军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瘢痕疙瘩也可隐匿发病,并非只有大的伤口愈合时才会引发,如毛囊炎这种常见炎症也具有诱发瘢痕疙瘩的风险。

药物治疗方面,临床多采用5-FU、糖皮质激素等药物单独注射或联合应用来治疗瘢痕疙瘩。“注射对瘢痕疙瘩具有一定的治疗效果,曾被国际广泛认可,但近些年来发现,注射药物虽然可以让患者避免手术所带来的创伤,也可以在短期内取得较为满意的疗效,但是远期的复发率依然高于手术配合放射治疗。”王晓军说。

警方介绍,犯罪嫌疑人选择的作案目标一般地处荒郊野外,又选择在深夜行动,即使有一些响动,也不会招来人。对于“好下手”的小型墓葬,他们使用挖掘机;而对于较大、埋藏得比较深的古墓,他们就想到尝试使用炸药。落网前他们曾经去高邮汤庄一明朝武将墓踩点探测,结果因为当天下雨,墓穴土方太过松软导致塌方,嫌疑人觉得不好“操作”而作罢。另有一次在高邮湖区踩点后准备炸墓,也是因为天气、土质的原因无法挖掘,中止了行动。

近日,2018年中华医学科技奖揭晓,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整形美容中心主任王晓军团队获得三等奖,该团队致力于瘢痕疙瘩综合诊疗体系的建立以及基础研究到临床应用的转化。瘢痕疙瘩的临床表现有哪些?放任不管有何种危害?病因可能涉及哪些方面?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还应注意什么?科技日报记者带着这些问题,采访了王晓军。

“瘢痕疙瘩发病原因复杂,包括遗传因素、内分泌因素、感染、局部高张力以及过度炎症反应等因素。”王晓军说。记者了解到,除了上述可能涉及的因素之外,学界还有内皮细胞功能失调学说、机体免疫学说等。

妄图逃窜的戴某被当场擒获。

经鉴定,戴某车上放置的正是硝铵炸药,数量约60公斤。根据我国刑法规定,非法买卖、运输、储存1公斤以上的爆炸物,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戴某交代,这些炸药是他2017年准备在菱塘一带盗墓,特意从河南买来的,后来因为天气等因素没有实施,炸药便一直藏在家中。根据戴某的供述,民警顺藤摸瓜,赶赴河南,将其余涉案人员抓获。

记者发稿时获悉,目前,戴某等7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非法买卖、运输、储存爆炸物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炸药的制造者尚在追查,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瘢痕疙瘩十分“顽固”,医学界做了大量的基础研究,对其进行探索。